logo
泉州花灯
当前位置:首页 > 花灯 > 泉州花灯
潮州花灯

  潮州花灯是我国民间花灯艺术的一大流派,其产生的确切年代已很难考证。但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新安畲民刊本《荔镜记》第六出《五娘赏灯》中已多处描写潮州城(旧称“潮州府城”)游花灯情景,距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潮州歌册《百屏灯》从“活灯看完看纱灯,头屏董卓凤仪亭,貂婵共伊在戏耍,吕布气到手捶胸。”一直唱到“九九摘印潘仁美,百屏拜寿郭子仪。”足见潮州花灯历史悠久,影响深远。
  潮州花灯起源的确切年代已无法查考,但其产生和发展与迷信活动、祭祀活动息息相关,却是可以肯定的。古人因对大自然的不理解,对自然现象的畏惧使人们产生了图腾崇拜,相信灵魂的永在,为慰死者之灵魂,于是,“纸船明烛照天烧”。为使死者在冥路上有个伴儿,为使祖先们在阴间生活幸福,扎制童男童女,衣服袍帽,饰物用品,供他们“使用”。为使“雷公”、“雷姆”息怒,“河伯、溪神”开心,先是祭活人,后来用扎制的童男童女代替。为庆祝风调雨顺,丰收喜庆,人们扎上高大雄伟的“安济圣王”等神像,挂上宫灯花篮,顶礼膜拜,感谢神恩,祈求平安。这一习俗一直延续至民国时期,仍很盛行,目前,我国少数地区包括港澳台地区仍有这种扎制迷信用品祭拜先人的习惯。
  花灯在发展过程中,分为二支,一支专走迷信用品的制扎,其艺术价值受到限制,但商业价值却是显而易见的。另一支追求的是艺术价值,这一支的起源不迟于明朝,据说唐朝已有观灯,闹元宵的活动,但现在可考的,也就只有明嘉靖刻本《荔镜记》,可以证明其潮州花灯的存在了。其中“睇灯”一折就说“三街六巷好灯棚”,可见其时,潮州花灯已很盛行且已有了一定的艺术造诣。清嘉庆《澄海县城志》引旧志云:“十一日夜起,各神庙街张灯、仕女游、放花爆、打秋千,歌声达旦。”又说:“今俗无夜,各祠庙张灯结彩,阄为鳌凶,人物台榭如绘……竞赛花灯。”最负盛名的当推潮州。清初潮州青龙庙兴起之后,每年游安济圣王一连三夜,花灯鼓乐,满城如醉。每次在第二个晚上,齐集北门箭道评比,年复一年,精益求精,使潮州花灯闻名海内外。除大型游花灯盛会外,家家都挂喜灯。自十三日起,到宗祠神庙去挂灯笼,十五日将灯提回挂于家门,称为“兴灯”。(《潮网》之“潮汕民俗”)可见,从“明”到“清”,历经几百年,潮州花灯都很盛行。其艺术表现形式也日渐多样化。
  解放以后,新一代艺人继往开来,他们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潜心研究,辛勤劳作,进行了大量的技术革新。从思想内容、人物塑造、情感表达,场景氛围到制作技术上都作了大胆的创新,使潮州花灯更臻完美,达到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的境界。
  1961年,新一代花灯艺师沈金炎等人为拍摄潮剧电影《荔镜记》制作了《彩楼记》、《梁山伯与祝英台》等四屏花灯,使潮州花灯第一次搬上银幕(电影《荔镜记》最近在中央电视台播放)。后来,由沈金炎领衔制作了《水淹金山寺》、《大名府》等灯屏,更是融合了声、光、电于一体,人物在机械传动中可以做几个特定动作的活动灯屏,参加广州文化公园的展出,好评如潮。使潮州花灯登上了新台阶。以后,潮州花灯陆续参加了广州、上海、江西、南昌、福建、厦门等地的展出。


  (二)潮州花灯的分类
  潮州花灯,作为一种民间艺术,它不可能独立的存在。研究潮州花灯的分类,应该把它与存在于整个民族中的花灯联系起来研究。根据划分的标准,划分的角度的不同,我国民间花灯艺术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
  1、从地域上划分,可以分为南北二大流派
  花灯,是普遍存在于整个中国的。主要是汉族地区为盛。元宵,是中国人的一大节日。每逢正月十五闹元宵时,各地都会以不同的方式庆祝。而花灯,在闹元宵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因为地域的不同,习俗的差异,思想文化内涵的差别,各地花灯的表现形式也不尽相同。要想详尽的区分,困难很大。如果从大致上去划分,可分为南北二派,大体上以长江流域为界。北方花灯充满阳刚之气,像哈尔滨的冰灯,天安门城楼上的大灯笼,都很有气势。他们讲究线条之美,追求高大、雄伟。这与北方汉子粗犷、豪爽有关。而南方人的特点是感情细腻,追求的是尽善尽美,吴侬细语的特性在花灯的表现形式上得到充分的体现。精雕细刻,精巧细腻,追求完美,生动逼真。如苏州秦淮河上夜晚的荷花灯,盏盏花灯摇曳于江水之上,诗人墨客划船于其中,或放歌,或唱和,多美的一幅画境。潮州花灯当属南派,在人物刻划上,花灯造型上追求的都是完美之美,细节刻划上追求形象逼真。
  2、从种类上分,花灯可分为活灯和纱灯。
  所谓活灯,就是由人物装扮起来的花灯。这种花灯,从表现形式上又可分为二种,一种是有情节,有过程的花灯,如云南花灯戏,是源于明代或更早时的民间“社火”活动中的花灯,流行于云南、四川、贵州等地。是花灯与当地的曲种、剧目或民歌相融合形成的一种花灯艺术。另一种是根据神话传说,剧目的精彩片段,由活人装扮,固定其特定场景,参加游神赛会活动。如北方有一种活灯,用小孩童装扮成一百零八好汉,绑在棍子上,由成人扛着游行,称为“铁拐景”。由于其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现已被取缔,明令禁止。我们潮汕地区也有活灯,但与云南的花灯戏、北方的活灯不同,仅由活人装扮参加游行。比较文明。潮州歌册《百屏灯》首句:“活灯看完看纱灯”中的活灯,指的也应是这一种,根据大人们的回忆,改革开放以后,每逢春节或元宵,潮汕地区均组织游行,游行中便有活灯。潮州改革开放后第一次游行中的“蝶恋花”便是。潮阳的英歌舞,潮汕地区的“公背婆”均是常见的活灯形式。
  另一类是纱灯。纱灯是花灯艺人们用各种材料,通过扎制,粘贴,缝接等手法制作出来的花灯。我们今天所说的潮州花灯,多数是指纱灯。
  纱灯大体上可分为:灯饰和灯屏两大类。
  灯饰,是扎制起来的花篮、灯笼、宫灯、走马灯以及飞禽走兽花果虫鱼等挂饰,多数挂于灯棚、祠堂、门前或游行的标头。
  灯屏,是选取戏曲的经典场景,神话传说等素材,扎制出特定的人物场景,组成整屏展出的花灯。这是潮汕所特有的一种花灯艺术,据蔡泽民着的《潮州风情录》(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出版)一书记载:清末宣统二年,花灯艺人杨云楼、杜松笙制作的“红楼梦”、“白孟玉”两大屏花灯就在参加南京王国花灯比赛中获了奖,这是距今百余年的事了。
  潮州花灯应是我国民间花灯艺术的一部分。其分类总体上与别的地方花灯基本相同。但它自身的乡土特点和风格特色使潮州花灯的分类又有别于云南独山花灯等地方花灯。自成体系。
  传统的潮州花灯从内容上可分为“素灯”和“热灯”两大类。“素灯”又叫“文灯”,重于表情动作,侧重通过表情、动作等形体语言来表达思想内涵。“热灯”又叫“战灯”,讲究盘弓走马姿势,反映武打战斗场景,使人有如身历其境,浮想连翩。
  从人物形象和表情上看,潮州花灯与潮剧舞台上的人物角色一样,可分为生、旦、丑、净四大类。光脸谱就有六百多种(《潮州日报》2003.4.1日“灯花烛影耀名城”认为只有几十种是不准确的,我们在采访沈金炎老艺师时了解到,老人家珍藏着其自画的脸谱就有几百种之多。)再配合服装鞋帽、道具刀枪、姿势表情、布局景物,构成一幅幅完美的画景。
  挂灯的造型更是形式多样。有圆、方、梅、菱、鼓、六角、八角等。又可分为壁灯、串灯、花篮灯、莲花灯、水果灯、动作灯、走马灯、还有座灯、吊灯等。真是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三)花灯的制作工艺
  花灯的制作工艺比较繁复。不同品种的花灯,其用材、制作过程均有差异。但从共性方面概括起来,其制作过程一般包括构思、扎胚、装裱、装饰、组装几个环节。
  构思:
  潮州花灯是以灯屏(展现一定历史人物故事场景的花灯)为主干,辅以节日喜庆、祭祀等活动所挂饰物为补充的、潮汕地区特有的民间传统艺术。其作品可以是人物、山水,也可以是花鸟虫鱼,甚至是居家日用品,几乎是世间万物皆可入灯。其构思一般由最具艺术修养的艺人承担。其素材来源于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更主要的是来源于历史的文化积淀。由于其并没有图纸、文字记载,全靠艺人们代代相传,推陈出新发展起来的。花灯的规格,造型并没有固定的格式,由艺人根据需要创作。创作过程既要尊重历史,又要有新创意,适应各种需求对象的需要,给人以美的享受。作品的构思这一环节,是整个花灯制作过程的关键,这就要求构思者要有丰富的知识积累和高超的技巧。
  扎胚:
  扎胚是花灯制作工艺实施的开始。是作品的基本骨架。旧时用竹片制作,后来改用铅线,更有利于其形状的稳固。用竹片制作花灯,其竹片必须选用特定的竹种,潮汕人称为“妙儿竹”。这种竹子比较柔韧、富有弹性,不易变形。制作时,艺人们将整根竹子劈成一根根大小一致、粗细均匀的竹片,把作品分解成几个主要的几何形体:或圆、或方、或锥、或棱。用竹片扎成其外部框架,再拼合起来,构成作品的整体形态。用来扎紧竹片的接合部分的是丝纸。将丝纸载成条状,搓成纸绳,利用丝纸的柔韧,使扎口牢固。改用铅线扎胚是花灯艺人的一大创新。使花灯胚的扎制更方便,弥补了竹片弯曲、折角上的局限。更奇妙的是,用铅线扎胚不用焊接,同样用丝纸绳扎制而又牢固非常。我们不能不对艺人们的智慧由衷地赞叹。
  装裱:
  装裱分为裱胚和裱面二个环节。裱胚好比泥塑中的塑胚。所不同的是裱胚用纸,用土法制作的纸,艺人们称为“草纸”。根据花灯胚(骨架)间隙的大小,用纸把其连成整体,个别部位可能要裱上几层,甚至几十层,以弥补胚架在表现作品上的不足。这一环节是对作品形态上的进一步完善。如果花灯里要点灯的,这一环节就可以不做,而直接裱面。裱面,是根据花灯所表现的物体的外部特征,采用各种颜色的丝绸或彩纸,用粘剂把其粘贴于作品之上,或作衣褶、或花鸟虫鱼的形态,力求相似或相近。这需要较深厚的美学原理,特别是色彩学修养,才能真正表现出作品的内涵。
  装饰:
  装饰的材料主要有饰线、绣片、珠片、花纸等装饰物。饰线可以是纱织的,也可以用花纸裁成线状,其功能是用来掩饰裱面时留下的接缝,同时起到美化的作用,使作品更显华丽。绣片,主要用在灯屏上人物的衣饰方面。通常雇请潮绣匠人绣出龙凤、神兽、花鸟等绣品,根据需要粘贴于人物的袍鞋之上。它有一定的规矩,根据人物身份的不同而贴上相应的图案,是人物身份的象征。珠片、花纸等饰物通常用于装饰、补白作用,使作品表现出和谐的美感。
  组装:
  这是专指比较大型的花灯或活动灯屏和一些必须由多个部件构成的花灯(如走马灯)的一个制作环节。大型的花灯受制作场地限制和为了方便搬运,在制作时,艺人们通常把其分解成几个部件,逐个制作完成之后,搬到现场再行拼接起来,如旧时民间祭祀活动中,扎制的神像,有的三四丈高,必须要用这种方式。活动灯屏是指人物、鸟兽能做出一定的动作,以表现一定的故事情节的灯屏。其关节部分都是可以转动的。一般也在制作的后期才组装起来,这个难度较大,涉及到仿生学、运动力学等科学原理。走马灯分内外二个部分,外面部分通常作成宫灯,裱上轻纱,内套制成圆筒状,绘上人物、花鸟,圆筒顶部制成风车状,圆心上装一个凸起的小金属片,依靠宫灯底部正中竖起的一根顶针托住。在宫灯底部装上一盏灯,利用热力学原理,产生上升热流推动风车而转动。
  花灯的制作工艺非常复杂,涉及到许多方面的科学道理。对其进行研究和传承,将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目前,潮州花灯艺人已剩下很少的几个人,受文革十年的冲击,其传人无多,且承传有限,面临着失传的可能,我们希望有关部门加以重视,为我市工艺美术宝库留住宝贵。如能发扬光大更是好事一桩。
  (四)潮州花灯的艺术价值
  潮州花灯是我国民间艺术宝库中的一大瑰宝。它是一门综合艺术。潮州歌册《百屏灯》反映的大多是戏曲曲目中经典的场景。人物造型、脸谱、服装、道具好多均来自于戏剧原型。屏灯的布景、人物的服饰等又与雕塑、绘画密切相关。比较高档的人物服饰还会用到潮绣、金银绣品。屏灯、挂灯的整体协调的美感又与色彩、美学渊源甚深。同时,综合渗透了解剖学、透视学原理。我们在采访中,沈金炎老艺师介绍说,解放前,正月游安至圣王时,乡村间的攀比现象使他们定制的安至圣王高可二、三丈。若严格按照人体比例制作,则会因为近大远小的错觉,让人觉得头部偏小,显示不出神像的庄严,有经验的艺师会把肩部和头部适当放大一点。另外,潮州花灯还蕴含了许多力学、热学等原理。所以,我们很难把潮州花灯归入哪一门艺术之中,只能把它界定为综合了多方面艺术的,又具有自身制作特色的一门民间艺术。


  (五)潮州花灯的现状
  "但逢上这春宵月圆好佳节,一处处张灯结彩不夜天……"这是出自潮剧《陈三五娘》中的一句曲子。如今的元宵,虽仍是张灯结彩,仍是"不夜天",但却不是以前由花灯主宰的灯的世界。
  潮州正月十五游花灯源于何时已很难定论,但据明朝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新安余民刊本《荔镜记》(第六出五娘赏灯)中描写元宵夜潮州游花灯的情景:“元宵夜,有十成,赏灯人,都齐整,办出鳌山景效,抽出五样卧录,丁兰刻母,尽都会活;张拱莺莺,围棋宛然……”可见潮州游花灯至少已有四百多年以上的历史。游花灯是花灯发展到一定程度才可能造成的结果。由此不难推出,花灯存在的历史远多于四百多年。
  从花灯的兴起到近代,花灯作为一种庆祝喜庆节日的标志,一直被流传下来,而且越来越红火。这也就有了规模宏大,在人们心中印象深刻的《百屏灯》,有了以戏剧为主题做成的灯屏,有了后来逐渐发展起来的宫灯。在这个时期,不仅使花灯在形式上得到扩展,内容也不断得到充实,艺术不断得到提高。
  到了文化大革命。由于“破四旧”、“立四新”运动的兴起,花灯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浩劫,这使得花灯顿时冷了许多。虽是受了一定的打击,但花灯在人们心中仍难以淡忘。

相关阅读
logo 网站关键词:彩灯|花灯|灯会|灯展|巡游彩车|巡游花车|彩船|灯光节|景观雕塑|城市亮化
2013-2019 (C) 自贡鑫豪彩灯艺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21155号-1
24小时热线:18990024639 qq:2280888152
自贡鑫豪彩灯主营业务:彩灯|自贡彩灯|春节彩灯|中秋彩灯|彩灯设计|彩灯花灯|花灯|自贡花灯|春节花灯|元宵花灯|灯光节造型|灯会|自贡灯会|中秋花灯展|元宵灯会|灯展|巡游彩车|巡游花车|彩船|仿真恐龙|景观雕塑 Keywords: 灯光节厂家|花灯厂家|灯展厂家
微信扫一扫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