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彩灯设计
当前位置:首页 > 彩灯 > 彩灯设计
自贡彩灯走出国门闪耀全球

    你们来自中国?彩灯,我去看过……”3月14日,荷兰乌特勒支市,28路公交车上,与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邻座的老太太玛琳霍恩,热情地和我们搭讪。
  和这位荷兰老太一样,乌特勒支大学植物园工匠博斯也很热情。他指着园内两只仿真塑胶恐龙说,“灯会落幕了,恐龙留下了,它们将永远居住在园子里……”


  2014年11月21日起,由来自自贡的四川彩灯公司,在荷兰最大的乌特勒支大学展览了一个半月。这是自贡彩灯第三次“照亮”荷兰,前两次,一次是2011年在格罗宁根,另一次则是2012年在鹿特丹。1990年,自贡彩灯企业在新加坡办灯会,标志着自贡灯会走出国门。截至目前,自贡彩灯足迹已遍及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等地,照亮了全球57个国家和地区。如今,全球有灯会的地方,95%都与自贡有关。
  自贡彩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被誉为“天下第一灯”。在“走出去”的路上,自贡彩灯有着怎样精彩的故事?
  只卖灯不行,得自己出去办灯会!
  自贡彩灯企业从最初10多家发展到如今的200多家,国内市场吃不饱。“可以这样说,自贡灯会走出国门,就是市场倒逼的。”
  今年业务约谈期还没到。趁着春节,王春燕和灯会布展师傅们全都回国了。王春燕,天煜文化总经理,三场荷兰“彩灯会”的操盘手,涉足自贡彩灯行业多年。王春燕说,自贡彩灯“走出去”其实很早,“当然,那时只是把灯卖给老外。”自贡制灯历史悠久,随着时代发展,除纱灯、宫灯、走马灯、孔明灯、河灯等外,有些传统工艺灯已不多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特殊材料制成的灯或灯组,如瓷器灯组、药瓶灯组等。“大大小小的瓷器杯、羹、匙等制成庞大灯组,在老外面前点亮,伙伴们都惊呆了……”王春燕说,好看便有市场,国外买灯订单飞来。“自贡彩灯走出去的第一步是怎么迈的?卖灯就是答案。”卖灯,很单纯。安装好了,便什么都不用管。不过,当看到外国游客为看灯“猛掏腰包”,王春燕和同行们很不甘心。“在国内我们也办灯会。在国外,我们为啥就不能办?只卖灯,赚不了几个钱,得自己出去办。”和王春燕一样,自贡彩灯业者也“不甘心”,有企业开始尝试着“走出去”。

 

  不过,自贡彩灯走出去之前,还有一个小插曲。2000年,自贡市政府发布《自贡市彩灯产业管理规定》,最大的利好消息是——放开灯展及彩灯经营。“紧箍咒”解除,自贡彩灯企业迅猛发展,从最初10多家,发展到如今的200多家。“搞这一行的人多了,自贡、四川甚至国内市场吃不饱了。”王春燕说,咋办?她和同行们看到了“地球村”,“可以这样说,自贡灯会走出国门,就是市场倒逼的。”凡事按条款,从不理解到认可
  欧洲人很严谨,不论什么事都得按“既定条款”来。如只要爬高就得系安全带。中方一开始不理解,后来才发现,这其实是一种保护。
  王春燕说,欧洲文化市场很成熟,中国彩灯要想一下“攻陷”,而且“全面开花”,谈何容易。欧洲人做市场,无论什么行业,契约永远是第一位的。天煜文化注册地在自贡,“自贡在哪里?对于很多欧洲人来说,可能只能看地图。”看地图,只能看到中国、四川、自贡。谈到合伙搞彩灯文化展,老外们心里犯嘀咕。为打消老外的疑虑,天煜文化首先想到在欧洲设分公司。彩灯很“娇气”,从中国运到举办国,最安全的方式是海运,且成本低。王春燕说,通过考察,他们把分公司设在了荷兰。“我们看中的是荷兰物流业发达。”所谓分公司,其实人不多。“没有业务时,往往只有我一个人在荷兰,在欧洲。有业务了,大部队才会从国内来。”王春燕说。天煜文化操盘“自贡灯会”荷兰第一季,是2011年在格罗宁根。欧洲人很严谨,不论什么事都得按“既定条款”来。如现场造型,工艺师难免会爬上爬下。按欧洲规定,只要爬高,就得系安全带。现场制作开始后,场地合作方便会派出巡视员,不间断巡视。一旦发现有人没系安全带,就会出面交涉。起初,中方对此不理解,认为合作方在故意找茬。后来,王春燕发现,这其实是一种保护。“因为在欧洲,一旦发生安全事故,展会许可证或许就会被立即吊销。”“自己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这是王春燕“第一季”的最大收获。发现
  越有中国味,彩灯越吸引老外
  在荷兰办了三季灯会,王春燕发现,与国内越来越“高大上”的情况不同,老外看中国彩灯,越有中国文化味的越受欢迎。开弓没有回头箭。王春燕“硬着头皮”把第一季的灯会在荷兰搞了起来。灯亮了,外国游客涌来,驻足拍照留念。王春燕看到这一幕,很兴奋,“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很招人喜欢,是一个道理。心里那个滋味,真的没法形容。”享受境外独自办展成功喜悦之余,王春燕开始观察,老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彩灯?同时,她还进行了问卷调查。在荷兰办了三季灯会,王春燕发现,与国内越来越“高大上”的情况不同,老外看中国彩灯,越有中国文化味的越受欢迎。当然,自贡彩灯在传播中国文化的同时,也很接地气,特意增加了一些贴近荷兰人生活的设计,如环法自行车赛图案,这让有“自行车王国”的荷兰人备感亲切,自然也乐意掏腰包。于是,王春燕和他的团队,在接下来办的两场灯会,除商定一个主题外,还更加注重中西文化结合。去年11月21日,当26组彩灯点亮时,听着荷兰籍义务讲解员的介绍,了解每组花灯的历史、不同造型的寓意后,乌特勒支市市长扬·范扎嫩说,25年前,乌市政府和教育界代表团第一次访问中国,如今,中国特色元素之一“嫁接”在有375年历史的乌特勒支大学植物园,为这座历史悠久的荷兰中部城市增添了节日气息。“漂洋过海办灯会,如何才能让老外心甘情愿掏腰包?这个对于文化走出去至关重要。如果没人愿意掏腰包,赔本赚吆喝,做不长久。”王春燕并不掩饰“彩灯走出国门挣欧元”的目的。王春燕透露,第三场乌特勒支大学植物园彩灯展,成本投资100万欧元,按门票每人10欧元计算,的确有赚头。
  “搭车”彩灯抱团赚老外的钱
  自贡彩灯走出去了,很多人坐不住了。绵阳古羌草编传承人黄强就是其中一个。“我能搭你们的车吗?”黄强找到自贡彩灯企业。经过商定,黄强如愿“上车”了。去年,他带着他的草编动物,随自贡彩灯赴比利时参展。在现场,草编中国龙、蜻蜓等单价15元人民币的小商品卖得很火,“我尝到了甜头,以后还要搭车出国赚外国人的钱!”除黄强外,自贡海外灯展还吸引了杂技、民间艺术团队加入。近期,遂宁市春苗杂技艺术团团长李仕奉每天都在微博、微信上分享他们在海外灯展上展演的消息:独闯海外市场,我们势单力薄,如果抱团,力量就大了。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当一位荷兰的哥载着我们,来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附近的荷兰航空总部时,黑人保安在门口把我们拦下:“请出示证件。”我们表示与CEO有约,保安指了指门卫室:“到那儿办手续,没有访客卡,谁都不能进去。”
  走进门卫室,工作人员开始在电脑上查找我们的预约信息,对照护照一个字一个字看。由于荷兰人的姓氏与中国人是相反的,因此工作人员始终找不到我们的预约信息。在门口站了10分钟,对方终于在系统里调出了我们的预约信息,随后立刻制作了一张访客卡,上面有访客名字、工作单位,预约时间、与什么人见面等等一系列信息,工作人员在访客卡上打了个孔,然后穿上绳子,叮嘱我们戴在脖子上之后,才放我们进入荷航总部大院。走进主楼,又是一道关卡,又被拦下。接待小姐查看了我们的访客卡,然后给CEO特别助理打电话,得到确认后,这才让我们上了7楼。完成采访后,离开荷航总部之前,还得把自己的访客卡还给门卫室的保安,由他们统一进行销毁。看来,为了保证安全,荷兰航空在小事方面相当注重细节,也难怪荷航CEO何强磊能够很有底气地说:“飞机就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华西都市报特派记者闫雯雯梁波罗提
  乌特勒支位于荷兰中部,是该国第四大城市,有近两千年的建城历史,阿姆斯特丹-莱茵运河沿岸的重要港口。人口23.5万。乌特勒支是荷兰铁路系统网络的中心和国际铁路旅行的交集点,通过高速列车连接着许多重要的欧洲商业中心。世界第四大繁忙空港——阿姆斯特丹史基浦国际机场距离这里仅有1.5小时车程,而通往大多数欧洲目的地的空中航程也在2个小时之内。

相关阅读
logo 网站关键词:彩灯|花灯|灯会|灯展|巡游彩车|巡游花车|彩船|灯光节|景观雕塑|城市亮化
2013-2019 (C) 自贡鑫豪彩灯艺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蜀ICP备:13021155号-1
24小时热线:18990024639 qq:2280888152
自贡鑫豪彩灯主营业务:彩灯|自贡彩灯|春节彩灯|中秋彩灯|彩灯设计|彩灯花灯|花灯|自贡花灯|春节花灯|元宵花灯|灯光节造型|灯会|自贡灯会|中秋花灯展|元宵灯会|灯展|巡游彩车|巡游花车|彩船|仿真恐龙|景观雕塑 Keywords: 灯光节厂家|花灯厂家|灯展厂家
微信扫一扫

微信二维码